新书《人生海海》回归童年破译人性密码

​麦家与董卿分享“错失的父爱
2019-04-24 09:48:22 来源:羊城晚报

“年龄和成功赠予我豁达和宽容之心,让我与命运达成谅解协议。”4月21日下午,茅盾文学奖得主、当代小说家麦家携新作《人生海海》在北京举行新书分享会,主持人董卿、音乐人高晓松、演员白百何和杨祐宁以及超模何穗一同出席。长篇小说《人生海海》是麦家“断更”八年后的最新作品,耗费五年时间打磨。故事讲述一个浑身是谜的“上校”,在时代中穿行缠斗的一生。“我想写的是在绝望中诞生的幸运,在艰苦中卓绝的道德。我要另立山头,回到童年,回到故乡,去破译人心和人性的密码。”麦家说。小说的故事背景设在麦家的故乡,他在文中还原了童...

新书《人生海海》回归童年破译人性密码

​麦家与董卿分享“错失的父爱
羊城晚报

“年龄和成功赠予我豁达和宽容之心,让我与命运达成谅解协议。”4月21日下午,茅盾文学奖得主、当代小说家麦家携新作《人生海海》在北京举行新书分享会,主持人董卿、音乐人高晓松、演员白百何和杨祐宁以及超模何穗一同出席。

长篇小说《人生海海》是麦家“断更”八年后的最新作品,耗费五年时间打磨。故事讲述一个浑身是谜的“上校”,在时代中穿行缠斗的一生。“我想写的是在绝望中诞生的幸运,在艰苦中卓绝的道德。我要另立山头,回到童年,回到故乡,去破译人心和人性的密码。”麦家说。小说的故事背景设在麦家的故乡,他在文中还原了童年的生活环境,并代入儿时与父辈相处时的心境。他说:“这辈子总要写一部跟故乡有关的书,既是对自己童年的一种纪念,也是和故乡的一次和解。”

在分享会上,白百何和董卿分别朗读了书中最打动自己的段落。白百何着迷于书中的情感线索,董卿则从书中的“父子关系”展开,与麦家聊起了各自成长记忆中的父亲。

邀请白百何: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她来演男一号”

白百何在现场朗读了《人生海海》的片段,她对书中的情感线非常着迷。书中的男主人公尽管已是饱经沧桑的老人,但在讲述自己的情感时,仍然有着甜蜜的“少女心”。白百何说,她在日常生活中非常喜欢阅读:“一本好的小说可以把我带到另一个世界,让我去到更远的地方,在那儿放松、休息。但我阅读有个毛病,就是同时看两三本小说。”麦家马上接话:“这可不是毛病,这是特异功能啊!”他说自己有时也会这样,“上午看有难度的小说,下午看点轻松的书。”

麦家有多部作品已被改编成影视剧,白百何问他:“《风声》和《暗算》里的女性角色,你第一印象觉得我比较像谁?”麦家回答说:“你来演《暗算》的黄依依挺好。”如果要在《人生海海》中选一个角色呢?麦家说,这部作品中男性角色居多: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白百何来演男一号。”

大赞杨祐宁:“看到他一个眼神,就知道他会演戏”

电视剧版《风声》由徐璐、文咏珊、赵立新、张志坚、杨祐宁等人主演,将在今年面世,具体档期待定。在剧中饰演“吴志国”的杨祐宁也来到了分享会现场,这是他第一次和麦家见面。杨祐宁坦言:“刚开始接到《风声》的电视剧剧本时,我其实蛮抗拒的,因为之前的电影版我起码看了七八遍,太深入人心。不过演完这部剧之后,我还蛮兴奋的,感觉自己重新诠释了吴志国,让大家看到这个人物不同的面向。”

麦家也不吝对杨祐宁的赞赏:“我看到他一个眼神,就知道他会演戏,能完成好吴志国这个角色。”麦家说:“我在家看剧组送来剪好的片子,花了一天一夜看完,中途睡了3小时,第二天继续看。看完后,我给制片人打了4小时电话,其中至少半小时在夸杨祐宁,他真的演得好。很多演员一上来就是背台词,而杨祐宁是在用自己的感情表达有温度的对白。”麦家还说,他在电视上看过杨祐宁的表演:“除了《风声》,第二喜欢的是《都挺好》。”

与董卿谈父亲:“时光不能倒流,父爱已无法弥补”

《人生海海》主人公“上校”的灵感来自麦家儿时的记忆,他在写作中使用了真实的地名,还原了童年的生活环境。他感慨道:“谈起家乡,我没有愁,只有念、只有爱。”董卿曾在《朗读者》节目中与麦家有过“一信之缘”,她说:“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录制《朗读者》,那次有点出乎我的意料。作为作家,麦家老师给我的感觉是寡言少语,不太喜欢说话。他身上有一种旁观者的气质,在说到他最刻骨铭心的经历时,也是隔着一层的。并不是他不愿意说,也不是他不会说,一旦开了口,他的语言总是那么精准,细节总是那么触动人,思想总是那么深刻。”

麦家在《朗读者》节目中朗读了从未公开发表的写给儿子的家书,被网友们称作“催泪炸弹”,也正是因此,董卿对麦家心中的“父子关系”特别好奇。对此,麦家坦言,在他的生命体验中,无论是作为儿子还是作为父亲,角色身份都是有缺憾的:“时光不能倒流,我父亲没有办法弥补对我的爱,我也无法把我曾经失败的父亲角色重新修补好。”出于这个原因,麦家给书中的父子加入了很多感情色彩:“我想通过这次写作,和我的童年、故乡,包括和我已经走了的父亲达成一种和解,更重要的是,跟我自己达成一种和解。我经常让人紧张,这种紧张是童年的后遗症,是童年留在我身上的一个疤。我不让人放松,是因为我自己从来就没放松过。”

董卿也回忆起自己的父亲:“他对我的严厉超出一般人的想象。一个知识分子可以对自己的独生女儿这么苛刻,比如要求你不要照镜子、不要买新衣服、不能有任何文体活动,等等。从高一到高三,每个寒暑假我必须打工挣钱,一天一块钱,30天30块钱。父亲对我的这些要求,和他自己的成长经历密不可分。”董卿说,这样的成长经历深深地塑造了她,“后来我发现自己和父亲其实是很相似的一种人,我开始认同他。只有做到极致的好,我才觉得踏实安心。”羊城晚报


展开阅读全文

网友评论

更多>>

专题推广

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
知道了